查看: 171687|回复: 1

中国半导体行业不需要顾文军式的专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3 11: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繁荣的产业生态,需要多元利益主体的参与与竞合,除上下游企业,产业观察者、调研机构、媒体、独立专家等第三方机构作为社会公器也同样重要。行业的发展局面能够为广大受众所认知,从而形成产业发展的民意基础,是和一大批高水平的行业、媒体专家分不开的。但如果“社会公器”不公,反而刻意操弄舆论、混淆视听,甚至通过“拉偏架”谋求私利,不仅会损害正规发展企业的利益,还会害人害己害产业。

近来,由于存储器产业投资规模大,投入时间长,带动效应强,资本市场热度高,吸引了大批人参与进来。但在半导体行业蓬勃发展的主流之下,不少暗流开始涌动。一些所谓“专家”从个别利益出发,用“拉偏架”的方式,把正常的国际合作、企业合资、政府合力说成是“国有资产流失”、“猫腻”等等,混淆视听,把个人私利带入到中国半导体发展大讨论中来,不能不说失去了一个专家应有的客观和公正。顾文军可以算是这样“专家”的一个典型代表了。

存储产业在“引进吸收创新”中快速发展

作为半导体消费大国,中国的半导体生产能力还比较薄弱,与世界先进水平有较大差距,采用“拿来主义+消化吸收再创新”式的合作发展就成了一条可行的道路。西安三星、福建晋华、长江存储等企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典型代表。

西安三星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存储器生产厂。虽然西安三星属于纯外资IDM企业设立的生产线,相关产品的设计技术、制造工艺技术和封装技术均掌握在三星手中,但这样“巨无霸”产线的引进,无疑为中国存储器产业发展提供了一批可以借鉴的“样本”,拉动了产业配套环境的发展,储备了一批相关领域的人才,其积极意义不可否定。

长江存储、福建晋华是“引进吸收创新”的典型。长江存储是以原武汉新芯的12英寸线为基础,搭建的国家存储器新基地,长江存储的技术研发由台湾华亚科技董事长高齐全负责,技术上与Cypress及美光合作。据悉,目前长江存储的32层3DNAND研发进展顺利,同时已组建了500人的研发团队攻关DRAM技术。

福建晋华是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和泉州、晋江两级政府共同投建的DRAM存储器生产项目,晋华存储器项目采取“嫁接先进技术快速起步”与“自主研发、自主生产”相结合的技术路径,与台湾联电(UMC)合作,由联电负责研发,然后将成熟的制程工艺转移至晋华的生产线中。目前,晋华生产线建设顺利进行,预计2017年10月封顶,2018年9月正式投产。

“专家”登场指鹿为马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在行业百花齐放、奋勇向前的大环境下,“专家”顾文军却屡屡在媒体以个人或者其名下调研机构的名义发出有悖于行业规律和超出职责范围之内的言论,上蹿下跳,指鹿为马。却是为何?





从顾对存储器的观点总结来看,他将西安三星、福建晋华、合肥长鑫等项目戴上了“利益输送”、“政府不作为/乱作为”、“国资流失”、“控制权旁落”等欲致人死地的大帽子。

实际情况是长江存储引进了台湾DRAM老将、前华亚科/台湾美光董事长高启全加盟,投资236亿美元,积极推进国产3DNAND Flash存储器发展。合肥长鑫的目标是成为DRAM生产商的龙头,其72亿美元的12万片产线令人眼前一亮。而福建晋华则由福建省政府和台联电合作,由联电副总陈正坤负责,主攻DRAM生产,一期投资约56.5亿美元,并获国家专项资金30亿元支持。虽然技术是由联电牵头开发,但最终开发成果由双方共同拥有。这也为存储器超车提供了一条可能的道路。

顾文军可不这么看,在他的文章中,这些项目成了“超国民”争议,“打乱国家布局”,“给领导带来很大的麻烦”,“令人痛心”。他甚至呼吁“纪检部门就应该进入”,“保护党员干部”。一方面标榜市场精神,一方面又用“领导”说事。行业监管层和产业界似乎都笼罩着愚昧和无知,都成了顾“恨铁不成钢”的对象,而只有顾文军才是忧国忧民的“行业良知”。这种惺惺作态的职业操守让人愕然,这样逻辑混乱、夹藏私货的专业性也让人啼笑皆非。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细辨顾文军的观点不难发现,顾的机关枪不是“全面覆盖”,而是“定点清除”。紫光系和赵伟国是其“重点保护对象”,这也就难怪其字里行间对武汉新芯眷顾有加,如果结合其对瓴盛和上海产业调整的言论来看,这里面就恐怕不是单纯的“行业愤青”这么简单了,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呼之欲出。





前段时间瓴盛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紫光的赵伟国公开跳出来大骂“皇协军”,一时舆论哗然。在这样的背景下,顾文军主动发声,开始了对瓴盛的口诛笔伐。先是主动对“引狼入室”的说法大声叫好,而后又在自己的微信上将瓴盛作为“地方政府和国际企业合作,做超低端,挣蝇头小利,打击中国企业”的典型,是“地方政府主导下对民族产业绞杀”的杀手。

正如众多新闻稿件所披露的那样,高通注入核心知识产权,大唐贡献中国自主TD标准,交给瓴盛继续发展。这种拿来主义式的发展路线本来就是一条可行的超越之道,柳传志很早就提到中国产业的发展道路在“贸工技”。

虽然瓴盛在近期关注的是中低端市场,但相对于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而论,这种技术上的突破则是“中高端”的。而顾文军简单的将中低端一棍子打死,逼迫中国企业盲目追求“高端”的言辞,不知道置半导体行业的发展规律于何地。

细细思考,顾文军之所以口出此言,不过又是因为瓴盛动了紫光赵伟国的展讯,恰恰是这种利益之痛让其放弃了一个专家应有的操守和中立,明明白白的将私利的脏水泼到了行业的水池中来。

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顾文军扯虎皮耍威风,假惺惺地放言“这也是目前领导更关心的”。一方面替“领导”担心有麻烦,一方面替“领导”关心行业发展。真不知道顾文军是把精力放在研究行业上,还是放在研究领导上。这样的专家除了误导行业外,恐怕误导真正的领导也是其主要的工作。



顾在微信上把上海半导体产业的结构调整说成是“产业凋敝”、“资本出逃”。上海市希望自己培育的优质企业能够继续在体系内茁壮成长,这无可厚非。虽然当年在展讯、锐迪科项目上和紫光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最后被紫光折桂,但上海市对此类事件的评价都还严格限于商业讨论中来。而中芯、华宏等企业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和壮大也见证了上海半导体产业的一份坚持和努力。

UTAC离开上海本来是全球半导体封测产业毛利下降,长电科技、通富微电等产业布局优化后的理性选择,而在顾文军嘴里,就成了上海半导体产业衰弱的一个例证。真不知道这样一家在全球排名并不靠前的封测企业离开上海怎么就成了上海半导体产业衰落的标志?

顾文军放着中芯国际、华宏等快速发展的上游产业不看,专门关注处于产业链下游十名左右的封测企业离开上海,就悻悻然说上海要被半导体制造所抛弃,说到底,还是为了出口气,表忠心罢了。



谁的马前卒?

话音未落,紫光于近期终止收购长江存储。这本来是件平常的商业操作,对也罢,错也罢,检验的力量只能是市场。可顾文军又第一时间跳出来,扣帽子、打棍子,一如既往的主动出击,维护身后的利益,说“产业媒体也都到了标题党的份儿,就为吸引眼球,不管事实如何”云云。全然不顾自己一贯标题党的作风,演出了一副道德致胜的戏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1: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仅如此,顾更是把问题一把推到了他一贯喜欢拿出做挡箭牌的“政策”头上,对的是他,而错的地方都在“领导和政策”,即使出现意外也可以完美地圆过去。顾放着其他半导体企业的发展不谈,为紫光巧舌如簧,更加不打自招的是,顾在并购前就未卜先知,不断吹捧长江存储的并购预期,暂停后他又自作聪明地认为长江存储将来还是会并到上市公司去,这种涉及企业最高机密的操作思路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的。

分析了这么多无非是希望广大同业和监管层能够认识到,顾文军和其真正的“领导”为了攫取国产存储器这块大蛋糕,不择手段,竭力通过混淆视听的言语引发行业无谓的争辩和谩骂,抹黑他人抬高自己,企图蒙蔽误导政府机关,从而起到迟滞竞争对手、为自己捞取不正当利益的目的。

结语

在政策东风的支持下,半导体产业正大力发展,攻坚克难,稳步向前。构建一个良性健康的市场秩序,让资本、技术在政策、法律、制度和公序良俗的框架下阳光博弈,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真正强大起来,培育出可以引领全球产业创新的伟大企业,至关重要。对每一个半导体人而言,自觉维护行业的公序良俗,也自当是本分。而像顾文军这样的伪专家、实打手,其真面目迟早有一天会昭然于天下,被钉死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耻辱柱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走进胡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 剖腹产月子餐28天食谱
  • 大家来聊聊你心中理想的企业长什么样
  • 支付宝又开始撒钱了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友情赞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