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1|回复: 0

十堰中院怎能与虚假、恶意诉讼沆瀣一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3 00:2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12月4日,李明启与原鄂州鑫港公司有限公司股东之一张德东(2014年12月24日去世)相互勾结,以一张私刻的鑫港公司公章加盖的8210万元借条为凭据,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在没有提供任何担保前提下,十堰中院受理并查封鄂州鑫港公司有限公司商住用地价值6.3亿元。
  
       鑫港公司对此感到十分困扰和无奈,十堰人都知道,李明启属社会闲散人员,无正当工作,以放高利贷为业,乘个别民营老板急需资金之际,出手放贷,后强迫利诱借贷人员出具高额虚假借贷借条等,通过编织公、检、法系统关系网充当保护伞,以虚假、恶意诉讼方式进行非法占有,豢养一批黑社会成员,实施暴力威胁,黑白两道,飞扬跋扈,非法敛财,无所不用至极。对外号称“十堰首富”。已在十堰市拖垮湖北华凯投资有限公司近4亿元金地广场项目;侵吞十堰万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汽车修理厂项目;迫使十堰林江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李远逃他乡;强制交易非法侵占十堰武当天尊国际大酒店股份资产;涉嫌与十堰万钢物资有限公司谢俊钦虚开商业承兑汇票2亿元套现诈骗,并涉嫌因追要高利贷致十堰张湾一家房地产老板跳楼自杀。其嚣张跋扈堪称十堰一霸。
  
      李启明对鑫港公司的虚假、恶意诉讼与前几例如出一辙,凭借一枚加盖假公章与张德东个人之间纠纷的8210万元的借条,保全鑫港公司188亩商住用地价值6.3亿元,致使鑫港公司资金链断裂,项目几近倒闭。而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法官朱洪涛受其役使,选择性适用法律,对鑫港公司处处刁难,为李明启实现虚假、虚假、恶意诉讼目的创造条件,借诉讼保全之名扼住鑫港公司的经济命脉,以立而不审的拖字诀逼其就范。
 
     诉讼标的8210万元,却保全6.3亿元?
 
       据鑫港公司公司提供的土地资产评估报告显示,鄂州鑫港公司有限公司名下两块土地,一块为鄂州国有(2013)第2—78号地块,土地使用权面积88亩,一块为 鄂州国有(2013)第2—79号地块,土地使用权面积100亩,经武汉宏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资产评估188亩土地资产价值为6.3亿元。令鑫港公司不解的是,李明启向法院提供的转款凭证仅有3980万元 ,且全部是向张德东个人账户转款凭证,没有任何向鑫港公司公司转款的证据,且借条上加盖的鄂州鑫港公司有限公司公章经公安机关鉴定是假公章,即使鄂州鑫港公司有限公司欠李明启借款8210万元,十堰中院也不能超额查封鑫港公司公司6.3亿元的土地资产,法院存在超额查封的问题。
 
       在2016年11月由新华社编发的一篇内参调查显示,鑫港公司前股东张德东与李启明存在争议的多笔“借款”,实际上都是通过中间人在账户中短时间内转出后又重新转入,“空转”形成。此外,更有一笔高达5000万元的单笔借据,公安机关在调查中发现,在李启明所称的交易时间段内,其账户中实际资金不足1000万元,这也意味着李启明所称的时间段内,根本没有负担借出资金5000万元的能力。新华社的这份内参中还披露,李启明在庭审中,对鑫港公司欠款形成原因的说法三次不一致。
 
       即便是这“莫须有”的借款,按照法律规定和对等的原则,诉前保全也只能保全鑫港公司金额对应的资产,然十堰中院却将鑫港公司两块土地评估价格达6.3亿元的优质资产全部查封。当鑫港公司负责人提出疑问“诉讼标的8210万元,却查封了6.3亿的资产,法院存在超额查封的问题”时,主审法官朱洪涛却表示,“你说土地价值6.3亿元不算数,现在房地产市场形势不好,土地房产都在贬值,我看你公司的土地现在也不值钱。这个问题得等我们法院研究后再说”。最匪夷所思的是,当提到超额保全给鑫港公司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时,法官朱洪涛却反驳:“保全你的土地,你有什么损失?你土地上又没少一块砖,也没少一勺土。”就这样,直到现在过去了2年多,超额保全的问题丝毫没有得到解决,6.3亿的土地就一直被十堰中院查封扣押着。
  
      十堰市中院不遗余力的利用司法职权积极为原告李明启实施虚假、恶意诉讼进行“保驾护航”。朱洪涛对规定的案件审限不关心,却对李明启提出的要求不遗余力予以满足,朱洪涛多次找鑫港公司负责人做工作,要求鑫港公司负责人与李明启见面,并说李明启的几千万元借款不能让人家打水漂了,双方谈谈解决算了。更为可笑的是,李明启出具的8210万元《借条》上加盖的公章,已由鄂州市公安机关依法从持有人处收缴并定性为伪造私刻印章,法官朱洪涛瞒着鑫港公司,为李明启跑腿卖力,到处搜集调取材料,最终在武汉找到了湖北中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加盖鑫港公司的公章合同,此份《合同》上加盖的公章,早已由鄂州市公安机关鉴定为伪造私刻的印章。
 
         但朱洪涛不这样认为,又再一次违反司法鉴定程序规定,既根本不让鑫港公司知道,更不让鑫港公司人员参与选定鉴定机构,以一枚假公章作为比对检材,来鉴定李明启出具的《借条》上公章的真假。就这样,李明启的一份公章司法鉴定报告出炉:

      李明启的一份公章司法鉴定报告出炉了,鉴定结论是,李明启出具的8210万元《借条》上加盖的公章是真公章。反过来,由鑫港公司在工商部门登记备案的公章却成为了假公章。
 
       就在日前的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举办新闻发布会。介绍2016年人民法院司法改革亮点工作并回答记者提问。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主任胡仕浩在回答记者提问:在司法为民方面,人民法院下一步将推出哪些改革创新举措时,胡仕浩在阐述时提到,将加大对虚假、恶意诉讼、无理缠诉行为的惩治力度。不仅是推动建立诚信的诉讼档案,维护诉讼秩序的问题,而是维护民事案件当事人合法权益。
 
       我们有理由怀疑:朱洪涛作为一名职位并不高的主审法官,为何敢如此胆大妄为?有恃无恐?在这个案件中究竟得到了谁的授意?背后的保护伞是谁?得到了多少好处?是什么样的利益驱使一个法院法官甘愿为黑社会性质成员的差谴,执法犯法、滥用职权?

        李启明在十堰市是众所周知以放高利贷起家,以纠结社会闲散人员形成黑恶势力,以利益诉讼在公检法系统编织了一张阻断法律的关系网,通过虚假、恶意诉讼和超额保全手段聚敛大量不义之才财,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邱剑民、法官朱洪涛等与李启明沆瀣一气,沦为十堰黑恶势力的帮凶保护伞,在明知是虚假、恶意诉讼的情况下,仍违法违规保全鄂州鑫港公司有限公司价值6.3亿元核心资产,且故意刁难公司解除超额保全的土地,致使鑫港公司有限公司重大经济损失,种种迹象表明,十堰中院朱洪涛等人已经涉嫌利益输送和滥用职权渎职犯罪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恳请尊敬的公检法和纪检监察部门的领导予以高度重视,及时介入调查核实,依法处理。

@中纪委@湖北省纪检委@新华社@新京报@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华西都市报@上游新闻@界面新闻@楚天都市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走进胡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 大家来聊聊你心中理想的企业长什么样
  • 支付宝又开始撒钱了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 你给父母送过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友情赞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